365bet正规吗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正文

为有源头活水来 --关于通山县开展“助农贷+合作社”的调查与思考

来源:通山县委农办 时间:2018-05-04

   近年来,通山县委、县政府结合“全省县域金融创新工程试点县、全省农村合作金融创新试点县”机遇,全面破解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产业资金短缺这一制约现代农业发展与精准扶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瓶颈”难题,高度重视“合作金融+产业发展”工作,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积极学习借鉴兄弟县市好经验、好做法, 在全县广泛开展“助农贷”工作,为确保“农民合作社做大做强与全县整体脱贫摘帽”奠定了良好发展基础。

  一、基本情况 

  1、合作经济发展情况。我县自2007年《农民专业合作社组织法》颁布实施以来,农民合社经济作为一种新型农村经济组织,在实现农业产业化发展、规模化经营、品牌化营销、效益化增收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全县现代农业发展与农民脱贫致富的主力军,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呈现“雨后春笋”般发展态势。 

  一是数量增长快。截止目前,全县依法登记合作社1082家[其中:联合社3家],平均每年以15%速度递增。合作社注册成员7885户,未注册成员9800户,直接带动非成员农户32575户,注册资本金6.52亿元。 

  二是分布覆盖广。合作经济组织辐射全县12乡镇、184个行政村,平均每村5.78家。目前最多村有9家,仅有3个村没有合作社。合作经营覆盖“种植、养殖、加工、农机、服务”等8个门类、32个种类。 

  三是经营渐规范。通过加强合作社生产、营销、财务、品牌等规范化管理,全县已获得市级以上主管部门认定的示范社36家,其中:国家级4家、省级8家、市级24家。尤其是一批回乡大学生、退休与在职干部职工、回归农民等领头创办的合作社成为全县农业经济发展的佼佼者。华中农业大学毕业的程祝新、中南财大毕业的袁观强、武汉理工大学毕业的程日升等分别创办了“九宫绿园蔬菜、大畈枇杷、食用花卉”等成为全县合作社的突出典型。 

  四是品牌效应强。全县把实施“品牌战略”作为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农民合作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大力开展“九宫山、隐水洞、富水湖”等具有区域特色的公用品牌和企业品牌创建行动,不断提升品牌影响力和知名度。目前,全县“三品一标”45个、农品商标56个。涌现出:渔业“上洲河”、枇杷“隐水洞”、茶叶“九宫”、蔬菜“九鼎农”、葡萄“九宫农庄”、黑山猪“大幕山”、家禽养殖“瑞风”、果业“九重松”等重点商标品牌,其中:驰名商标1个、着名商标5个、知名商标14个。有40多家合作社通过“电商+”模式开通了网销渠道,有20多个产品相继进入中百、中商、武商量贩等大型超市、武汉白沙洲农产品交易市场。九宫山绿茶、太平山红茶、阳春园麻饼等不仅畅销国内多个城市,还成功打入俄罗斯、韩国、欧洲等海外市场;“大畈枇杷”建立了“果在树上、订单预售”的营销机制。 

  五是带动服务优。为充分发挥合作经济组织的规模优势、龙头作用,逐步建立健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机制,带动农业从单一的小农经济为向规模化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联合经营方式转变。在全县建档立卡2.6万贫困户、47个贫困村中,已有82%贫困户、90%贫困村通过“村委会+合作社+产业基地+农户”实现脱贫摘帽。通过“农广校+合作社”联结模式,建立健全农民种养技能培训机制,把农民培训课堂走向田头园区,每年培训合作社成员和贫困农民1.25万人次。由九宫园蔬菜、茂源家兔等10家合作社于2009年组建的全省第一家“湖北九宫园种养植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已成为全县200多家合作社的生产、供销、营销、技术、培训、管理等“六统一”服务中心。 

  2、合作金融发展情况。 

  通山于2012年争取“全省县域金融创新工程试点县”、2015年又争取“全省农村合作金融创新试点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及分管领导高度重视“合作金融创新”工作。 

  一是成立机构强保障。近6年来,两任县委书记、县长,及分管县级领导多次牵头组织召开“县域金融创新、农村合作金融”为主题的常委会、县长办公会、职能部门座谈会、现场推进会,明确主管部门职责,成立了“通山县农村合作金融创新工程领导小组”。同时,要求金融机构开拓助农思路、创新金融产品,加大扶持农业产业化发展力度。 

  二是健全制度强框架。2013年12月,县政府形成了《金融创新工作专题会议纪要》。同年12月,县政府金融办、财政局、邮政储蓄银行联合下发了《通山县助农贷担保金管理暂行办法》,县政府筹措2000万元和省农业担保公司注入3000万元,共同用于“助农贷”担保金,明确了基本思路、基本原则、目标任务、实施步骤、保障措施。为了顺利、健康、快速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助农贷”业务,成立了“通山县‘助农贷’担保金管理中心”,由县经管局全程负责运行管理。2014年1月,湖北省分行下发鄂邮银复〔2014〕12号文件《关于同意咸宁市分行通山县支行开办“邮储助农贷”合作社贷款业务的批复》。 

  三是落实责任强基础。其一,确定合作银行,由通山邮储行、农商行等3家金融单位牵头负责,分别签订《金融合作协议书》。其二,落实办公场地,在县经管局设立农村合作金融创新试点办公室,抽调5名人员办理业务。其三,外出取经创模式,由县农办牵头组织相关部门负责人,先后赴枝江、大冶、仙桃、随县等地取经学习,对工作推动提供有益探索。 

  四是开展业务强绩效。截止2017年底,全县共发放“助农贷”79家合作社、贷款209笔、总金额7412万元。“助农贷”累计代偿10笔,金额99.45万元,代偿率1.34%;“助农贷”担保状态75笔、金额3506万元。整体业务呈现“风险可控、回收较好;农户愿意贷、银行愿意放”的良好态势。 

  二、主要措施 

  1、把握“助农贷”基本要素。通过建立“政府+银行+合作社+社员”的基本要素框架,进一步明确贷款金额、利率、期限、还款方式、担保形式。在贷款金额上,以合作社实际控制人为借款人单笔授信最高额度50万元、以合作社社员为借款人单笔授信最高额度20万元、以单个合作社实际控制人和社员贷款总额度不超过200万元;在贷款利率上,最低利率9.6%;在贷款期限上,单笔贷款最长18个月;在还款方式上,实行一次性还本付息或按月(季)等额本息、阶段性等额本息等形式;在担保方式上,采用三种方式,即“政府铺底担保”:由银行按铺底担保金1:10比例,对每一笔“助农贷”承担50%代偿责任;“个人诚信担保”,由贷款人找“公务员、事业单位正式职工”向“管理中心”进行反担保;“助保金担保”,由借款人按贷款金额5%向“管理中心”缴纳保证金。 

  2、明确“助农贷”办理流程。大体按照“三个步骤”进行,一是签订合作协议,在业务开办前,由助农贷担保金管理中心与合作银行签订《“助农贷”业务合作协议》,明确双方责任和义务;二是开设担保账户,由担保中心在合作银行开立“通山县助农贷担保金管理中心”专用账户,用于存放铺底担保金和助保金。三是办理信贷业务,建立健全15个程序运行机制,即:业务推荐→申请受理→业务调查→评级→授信(风险限额测算+授信管理)→业务模式选择→贷款审查审批→签订借款及担保合同→担保条件落实→贷款发放→支付管理→贷后检查→资金运用管理→风险监控→贷款回收。 

  三、成功案例 

  从我县推行“合作金融”试行一年多情况看,它顺应了农业产业化发展需要,市场反应好,推动效应强。全面推进“助农贷”产品投放市场,必将有力地促进农村增彩、农业增效、农民增收,成为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巨大引擎。 

  1、梯田花语香满园。坐落于闯王镇仙崖村“通山县食用花卉种植专业合作社”,是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本村回归大学生程日升创办的。他原在北京某装璜公司打工,年薪20多万元。他看到家乡成片的梯田逐年荒芜,有一次从网上发现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合作社发展的惠农政策,催生了他回乡创办合作社的念头。通过多年在安徽、河南等地了解食用花卉市场,于是他辞掉了高薪岗位,毅然回家流转梯田、山地800多亩,种植菊花、金银花,2016年5月正当采收金银花时,一场洪水造成菊花水淹、金银花落花,生产资金无着落,正当徘徊放弃种植,想准备外出打工时,县担保中心为他放贷50万元,迅速恢复了生产。目前他除了在本村扩大种植基地外,还在南林、九宫等乡镇扩展基地300多亩,并在咸安区桂花镇创办了桂花加工企业,年销售收入突破1000余万元。合作社成为省级示范社、市级龙头企业, 

  2、砂梨爽口俏四方。闯王镇党委、政府为充分开发荒山、荒坡、荒滩资源,1992年在县财政局支持下,并与华中农业大学技术对接,全镇8个村建立了砂梨基地6500亩。到了丰产期后,全镇200多万斤梨子面临“销售难”。当时任镇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共产党员舒九样看到此景,主动向镇党委提出申请,建立“砂梨销售公司”。由于他吃苦耐劳,慢慢地打开了销售市场。2007年,他创办了全县第一家果品类合作社“通山县样样果业合作社”。随着推广种植新技术、新品种、新模式,砂梨单产逐年增加。但由于没有雄厚资金,不能购置运输工具和修建贮藏设施,每年丰产时,大量产品销不出,造成增产不增收。全县“助农贷”一开绐,舒九样贷款50万元,购置了小货车,建造了贮藏200吨保鲜库,解决了梨子运输贮藏难题,通过错峰销售,获得了较好利润,也打开了外销市场。同时合作社扩大种植葡萄等果品,拥有核心基地1380亩,合作社成为国家级示范社、市级龙头企业。 

  四、取得成果 

  通过开展“金融合作+助农贷款”业务,有效地推进了县域金融创新工程进程,真正体现了金融创新成为服务农业实体经济全面发展的“加速器”,有效地解决了农业产业发展“贷款难、贷款贵、贷款慢”难题,让众多合作社理事长看到了“助农贷”的发展前景、体会到了发展农业的前途。 

  一是合作经济添活力。实施农村合作金融创新工程,推行“助农贷”金融产品,有效地解决了农民合作社在发展中的资金周转、短期投资的难题,为合作社发展壮大增添了动力、增强了活力。从已获得贷款的79家合作社经营效益分析,2017年营销收入平均比上年增长15.6%,生产利润增长14.5%。 

  二是农业种养增信心。水不活、则无鱼。通过深入合作社调研,很多合作社理事长对推广“助农贷”增强了信心,合作社在创办发展初级阶段,必须要通过自身努力,吃苦耐劳,艰辛创业,才能打开新局面,但后续发展壮大,必将面临资金周围难题,“助农贷”成为了合作社发展的“及时雨”。目前,全县79家已贷款合作社,在2017年扩大种植基地1.25万亩,有34家养殖合作社扩大了养殖规模,购置了加工、营销设施。 

  三是规范经营严标准。通过实施“助农贷”,有效地规范了合作社规章制度,尤其是规范了财务制度。过去,大多数合作社由于实行“家长制”,造成“支出无记录、收入无账本”,多数只是“一本流水帐”。通过“助农贷”,很多理事长充分认识到:合作社做大做强,必须健全财务制度,全面掌握资金流动去向,尤其是全面掌握生产、销售成本。 

  四是金融创新探新路。通过推行“助农贷”,逐步改变了过去“三农”贷款由农村商业银行“单打独斗”的局面,让已退出农村金融市场的农业银行、邮政银行等金融机构开拓了服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新路子,让更多金融机构和担保公司有意向了解农民合作社、开拓农村市场。2017我县与湖北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公司实行了“共同合作、共同担保”机制,由邮政银行一家扩大到农商行、楚商行、工商行等多家银行,形成了“三农”金融市场的多元化竞争格局。 

  五、存在问题 

  一是合作运营难规范。由于多数合作社生产制度不健全,账目、票据、合同、证照等手续不完备,经营效益、资产权属、债权债务、贷款用途等信息不明确,主要靠理事长口头介绍。加上有些理事长认为:贷款担保是财政局、经管局负责,有国家担保,存在“能贷就贷、欠债无关”的侥幸心理。在履行相关反担保手续时,因合作社手续不齐全而导致无法办理贷款,同时合作社成员出资额也未验资而难以把握放贷。 

  二是人物担保难落实。随着合作社贷款越来越多,而反担保“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的担保越来越少。但由于合作社生产农产品一般不能作为反担保物,加之合作社生产厂房无产权证、经营场地又无土地使用证等现实情况,也无法实行财物抵押。流转土地合同一般只签订10-20年,有的仅3-5年,且金额比较小,绝大多数租金一年一付,承租关系不稳定,管理中心也不敢直接作为反担保物。 

  三是贷款要求难相符。在实施“助农贷”中,之所以引入“第三方担保”机制,就是因为合作社与规模经营企业相比,可获得贷款抵押物更少、确认更难。解决合作社提出“速度要快、手续要简、成本要低”贷款要求,必须全面把握合作社发展真实动态、生产现状、诚信记录等情况。 

  四是银行程序难优化。由于目前委托发放贷款的银行,过去很少涉足合作社贷款,对合作社贷款视为规模企业的贷款流程办理,因而存在“门槛高、手续繁、程序多”的情况,致使有些合作社因满足不了条件而被拒之门外。加上县级银行机构都没有直接审批权,每笔贷款都要报市级以上银行批准后才能放贷。即使通过担保中心审查同意担保的合作社,有些也难通过银行放贷标准。 

  六、建议要求 

  一是提高合作经济规范水平,尽量满足贷款标准。这既需要金融部门制定符合农村实际的有效金融产品和简便信贷流程,更需要合作社加强规范化建设与运营管理,这才是治本之策。要彻底解决合作社在经营管理上“散漫、随意”的问题,逐步建立与成熟的现代金融制度相适应的发展机制。要求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必须加大合作社规范化建设力度,建立健全“示范引导、重点培育、分类指导”的发展机制,不断提高管理者素质和农民组织化程度,规范财务管理和民主决策程序,推动合作社发展迈上一个新台阶。同时,通过严格监管和整顿,逐步规范或取消一些“空壳型、僵尸型、散漫型”合作社。 

  二是加强涉农贷款用途监管,延长主体贷款期限。加强主管部门对涉农贷款监管,结合银行贷后管理,定期对贷款经济主体进行回访,掌握项目基本情况、贷款用途、生产经营周期等,在风险可控情况下,根据合作社发展需求和生产前景,为其办理续贷或提供长期贷款,让经营效益好、产品质量优、生产标准高的合作社逐步成长为“参天大树”。 

  三是提早介入贷款前期调查,满足贷款时限要求。为扩大信贷范围,由县经管局对提供符合贷款条件的合作社,根据其生产资金需求季节性、轻重缓急性等依次排序,分类统计,实行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金融服务,逐步解决合作社贷款时效性差的问题。 

  四是建立贷款征信系统建设,完善信用评估体系。针对目前大多数涉农金融机构,在建立农户电子信用档案中,还处于相对简单化,尤其缺少“资产运作、土地承包、农户诚信”等情况,特别是对合作社信用记录更少局面。因此,建议涉农金融机构应以新型农业合作经济实体为重点,逐步建立完善农民合作社信用信息系统,对多年来一直保持贷款偿还记录好的合作社,逐步开展“信用等级评估贷款”模式。同时,涉农金融机构通过优化信贷成本,逐步降低贷款利率。